大发pk10

  • <tr id='UUQZBK'><strong id='UUQZBK'></strong><small id='UUQZBK'></small><button id='UUQZBK'></button><li id='UUQZBK'><noscript id='UUQZBK'><big id='UUQZBK'></big><dt id='UUQZB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UQZBK'><option id='UUQZBK'><table id='UUQZBK'><blockquote id='UUQZBK'><tbody id='UUQZB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UQZBK'></u><kbd id='UUQZBK'><kbd id='UUQZBK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UQZBK'><strong id='UUQZB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UQZB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UQZBK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UQZB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UQZBK'><em id='UUQZBK'></em><td id='UUQZBK'><div id='UUQZB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UQZBK'><big id='UUQZBK'><big id='UUQZBK'></big><legend id='UUQZB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UQZBK'><div id='UUQZBK'><ins id='UUQZB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UQZB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UQZBK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UQZBK'><q id='UUQZBK'><noscript id='UUQZBK'></noscript><dt id='UUQZB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UQZBK'><i id='UUQZBK'></i>
                | | 退出 | | |
        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        轻食代餐收割年轻人

                2021-04-28 13:26 | 作者: 刘炜祺,米娜

                8cdd63f2bdecd00e69933a659b9b9474

                敏锐的创业者∞发现了这些年轻人的矛盾心态和消费理念,以︻及背后蕴藏的庞大市场,痛点被一一发现并挖掘。

                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刘炜祺

                编辑丨米娜

                头图来【源丨pixababy

                看着镜子中肉感十足的脸泛∑着油光,李艾很焦虑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种焦虑来自四面八方,让她无处可逃。无论是小红书、微博、抖音,还是朋友圈,迎面而来的巴掌脸、大眼睛、又瘦又美的妙龄少女,让李艾觉得自己也应该瘦下来,仿佛瘦下来就能变美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李艾一边无法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,顿顿外卖、火锅、小烧烤;一边又被小红书博主们推荐的瘦身产品疯狂种草。从早期的瘦身茶、酵素,到今天各种0卡0脂的代餐食品她都尝←试过。李艾对《中国企业家》形容自己的生活是“间歇性减肥,持续性养←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曾花1万元买过康宝莱的代餐奶昔整套搭配方案,因为价格昂贵,在使用初期她严格按照要求,用奶↓昔代替早、晚两顿正餐,中餐只吃少碳水的食物,“你花了那么多钱,就会忍着不多吃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坚持一个月下来,效果显著,她成功瘦身5公斤。但之后,就像以往每一次减肥一样,李艾慢慢懈怠并↑逐渐恢复到以前无节制的生活状态,肉再■一次长了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家里橱柜的角落里,还留有一整罐没能开封的康宝莱奶昔。但这〗并不妨碍李艾继续尝试其他新的产品,但凡可能有效果的,李艾都会放手一试。“我自制力很差,靠花钱又不费力的方式就能瘦,是最适合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新裤子乐队的ω那首《朋克养生》单曲将这种焦虑又矛盾的心态描绘得淋漓尽致:涂最贵的眼霜,熬最长的夜。啤酒里加枸杞,威士忌加¤人参。“朋克养生”一词,是这群边“作死”边自救的90后、00后们的真实写照。

                敏锐的创业者发现了这些年轻人的矛盾心态和消费理念,以及背后蕴藏的庞大市场,痛点被一一发现并挖掘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时间,大健康领域迅速崛起了诸⌒ 如麦片、代餐奶昔、蛋白棒、鸡胸肉等一批新的消费品牌,贴上“零卡、零脂、零糖、无负担”的标签,填补着市场上原本空白的各类细分赛道。不知从何时起,这些产品有了统一的名字叫“轻食代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据《2020代☆餐轻食消费洞察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代餐品牌数量为2837个,2020年直接增加到3540个。而☆这些新品牌一经推出,销量呈爆发式增长,显现出巨大的潜能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资本的涌入、创业者扎堆入场,整个轻食代餐赛道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。但是有人也发出疑惑,吃“轻食代餐”真的能“瘦身”吗?

                抖音孕育出的代餐新势力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,小米众筹上的一款叫ffit8的蛋白棒,凭借14天内销售1000多万元的纪录,横空出世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月后,罗永浩坐在直播间里,宣布ffit8成为自己◆的官方代餐。在抖音上,ffit8的专有名词是“罗永浩推荐”,老罗直播ffit8的视频、语音cut在全网被疯狂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赶上去年那场抖音电商直〓播的流量红利,我们传播得很快。”ffit8创始人ㄨ张光明对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仅靠抖音流量的导入,靠用户的主动搜索,在2020年6·18期间,ffit8成为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蛋白棒销售额第一的健康食品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609cabad6d5b39e9f4c3bf15d330d198

                张光明。来源:被访者

                “当下,抖音是最大的流量池。”鲨鱼菲特创始人强小明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现在很多新消费品牌的核心流量来源是抖音。

                甚至,业内有新品牌的创业者断言称:“对于新消费品牌来说,输掉抖音就等于输掉了一切。”这句话¤虽有些夸张,但抖音流量运营成为各大品牌商越来越重视的主阵地,也是不容忽视的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新消费品牌特别看重抖音的转化率。据抖音官方数据披露,2020年1月到8月,抖♂音电商总体GMV已同比增长6.5倍,闭环直播GMV同比增长36.1倍,开店商家数量增加16.3倍。

                而ffit8目前在各大平台的销量,排名由高到低分别是抖音小店、天猫、京东、小米。“目前,抖音小店要比天猫多一点点。”张光明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年轻人在哪儿你就要去哪儿。”这是张光明打造ffit8时选择流量平台的基本逻辑。他认为,新一代消费者对于品牌认知与过去相比有很大的差异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觉得做年轻人的健康食品,最重要的是产品专业度、功能性?那是你认为,年轻人没人听你讲这些。现在的年轻人觉得喜欢就好,品牌要美、要好吃、要酷、要流行。”在张光明看来,一个从零到一的新品牌,用户对于品牌的认知▂,“一定需要不断通过他们喜欢的内容或IP去强化。”这就需要足够多的内容,并且不断地通过内容跟进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,在抖音上搜ffit8蛋白棒,会看到刷●不完的短视频内容,无论是明星直播、明星短视频还是达人视频,“我们做了很多内容,告诉大家ffit8蛋白棒是什么,为什么要吃它,能解决什么问题?”

                在抖音上,靠着刷屏式的短视频内容攻占用户心智,ffit8品牌成功】出圈。

                电商老△兵发现新商机

                除了抖音,小红书、B站、快手等近年崛起的内容流量平台上,也崛起了一批新消费品牌。虽然在很多品牌看来,淘宝平台上的流量早已过了红利期,但与ffit8不同的是,主打鸡胸肉等轻食产品的鲨鱼菲特就是从淘宝上崛起的,而它的总部也设在阿里巴巴所在的杭州。

                鲨鱼菲特的创始人强小明是一名电商战场上▼的老兵,有多年的淘系电商运营经验。在寻找创业々机会方面,强小明是个坚持“遵循用数据说话”的理性派。

                6181b73dae72e25337742c1bb2d9bd3a

                强小明。来源:被访者

                创立鲨鱼菲特之前,在2013年,强小明曾携手几位电商爱好者创立了一家名叫“梦想十方”的电商工@ 作室,前后〖为五芳斋、老金磨方、蒙奇奇等品牌提供过品牌运营和电商服务。操盘过多个食品品牌的强小明,对流量运营、数据运营的一整套玩ξ 法驾轻就熟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擅长做大数据分析,在创业初期,强小明最关注网上的各种ζ 数据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长期观察,他发现鸡胸肉品类存∮在着严重的供需不平衡状态。大量数据表明,消费者在♀网上搜索鸡胸肉品类的频率是持续增长的,而且“增长速度特别快”。但当时市场上能够提供给用户的鸡胸肉产品的解决『方案并不友好,大多以冷冻为主。这些产品基本需要消费者带回家自己处理,所以整个产品的消费过程“转化承接极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,当时的鸡胸肉品类还◇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大品牌,强小明意识到属于他的机会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当时我们定了几个方向,要去找一些增速比较快、竞争对手相对较弱的偏蓝海市场。”在强小明看来,在当时,这个赛道的市场不是很大,但未来︻一定是可期的。在对比了几个关键数ぷ据后,强小明觉得创业的机会就在鸡胸肉品类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强小明和合伙人高宁开始携手创业,他负责运营,运动员︼出身的高宁负责产品。最初,全公司只有一个全职员工,负责管发货和仓库。为节省成本开支,初期的运营团队交由TP公司(淘宝代运营)来做。如此算下来,一个月仅仓储加运营等综合费用,成本基本控制在1万~2万元之间。在打磨产品的近一年时间,鲨鱼菲特前后投入不过10万余元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深入调研,并了解用户痛点后,鲨鱼菲特成立初期便直接切入了用户痛点,将产品定位为:“常温不走冷链、开袋即食、多口味、不添加防腐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,鲨鱼菲特推出了第一款鸡胸肉产品,并开始市场测试。在测试过程中,根据消费№者的反馈,以及随着购买率、复购频次、口碑等各项数据的持续上升,强小明坚♂信“这个方向是可行的”,于是鲨鱼菲特开始扩充品类,从“小步慢走”变成了大步快走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鲨鱼菲特开设了淘宝店,当年销量100多万元;2018年入驻天猫后,销量达到1000多万元;2019年迎来爆发,线上销量突破8000多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在淘系平台开店,2021年,鲨鱼菲特在抖音上的增长也非常可观。2020年12月,鲨鱼菲特的抖音小店开张,据强小明透露,预计今年在抖音小店的销售额能占总销售额的三成左右。“我们在抖音的运营,做得相对比其他平台慢一些,但抖音是一个▲巨大的蓝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互联网连续创业者试图“救己救人”

                与传统消费品牌不同,新消费品牌的创业者们,很多都是资深的╱互联网从业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张光明曾是互联网票务整合平台航班管家的联合创始人,他还是e代驾等多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人。他的创业经历,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一个试图“救人救己”的曲折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在2016年,张光明突然被检查出来患有心脏病,这彻』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,也最终让他发现了新的创业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,他做了心脏手①术,换了“牛瓣膜”。突然之间,张光明觉得自↙己不一样了,他笑称自己变成了一个“生物极客”,因为换了“牛心”,就觉得自己很牛。这场手术除了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变化,也让他突然对健康兴趣大增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家休养的半年内,张光明看了很多与营养健康有关的书籍,考了一些营养师的证书,甚至专门去哈佛读了《循证营养学》。因为知道得多了,他更焦虑了。一看超市里的食品配方,“高糖、高油、高热量”,他感∑觉自己被垃圾食品包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康复后,他组织了一个线上的互联网公益减肥组织,教用▓户怎样才能有效、健康快乐的减♀肥。这一过程中,他也先后尝试推出过一些产品,比如』一周瘦身套餐、防弹咖啡、防弹坚果等健康食品。但都不理想,经常会被用户抛弃。张光明后来觉得这些产品“可能太复△杂”,不能有效的成为用户的一种生活习惯和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过往的经历给了张光明很大的启发,他对ffit8最初的产品定位变得▽很清晰:一、减糖;二、补充优质蛋白;三、产品要足够方便、好吃、有营养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为㊣ 什么外卖、垃圾食品不健康,大家还是会天天吃,因为它便↘捷,为用户创造了时间价值。即使大家觉得它不够好,仍然成为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。“所以,张光明意识到要想改变一种生活方式,必须用垃圾食品的方法——要足够便⊙捷,能够创造时间价值,并且要好吃!”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底到2019年初,ffit8确定了品牌、战略规划和产品路线。2019年10月,ffit8的整个产品线发布。2020年疫情,赶上了一波“追逐健康、追捧蛋白质”的风口和趋势,一根35克121卡、富含23%蛋白质的ffit8蛋白棒成为了爆款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极致简单、极致方便”,这是张光明打造ffit8所追求的产品底层逻辑▲。他认为体重管理、补充蛋白质、控制热量摄入和增加饱腹感,这些问题“都应在这根蛋白棒里得到解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打破偏见:健康的产々品不好吃?

                如何不停打造消费者喜欢的健康产品,并长期占据消费者心智?这是强小明、张光明等创业者现阶段乃至未来最头疼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打开淘宝,无论搜索鸡胸肉还是蛋白棒,映入眼帘的各色产品和品牌,能让消费者挑花眼。市面上太多的选择,让这些创业者不得不思考,如何能让用户对品牌产生忠诚度,并不断回购。

                健康食品与一般快消品的最大区别是:“需要不断提醒用户”。在张光明看来,人的本性就喜欢“高糖高油”的垃圾食品给味觉带来的刺激性,“吃糖会给人带来快乐”。所以你就要不☉停地出现在消费者的决策场景中,时刻提醒他“你该吃点健康食品,该管理体重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新消费品牌会花大力气去教育消费者。人的“惰性”会让消费者遗忘或生理性“排斥”“难吃”的健康食品,从而追求味觉刺激。这种循环,就像李艾的“间歇性减肥”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当一款产品需要消费者对“自己有要求”,需要消费者去战胜“惰性”,去拒绝各种垃圾食品的诱惑∩,这还是一门好生意嘛?这样的产品,真的※能够长期占据消费者心智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新一代的轻食代餐产品比上一代产品有了本质的提高,就像无糖气泡水,相比可口可乐等饮料,除了口感好,还给消费者制造了一个清晰的标签,就是‘无糖’。”在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眼里,这样的产品是可以占据用户心智,“一旦用户对它有了清晰的认知,复购率就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为在用户眼№中形成持续清晰的品牌认知,新消费品牌产品的迭代速度都非常快。据知情人士透露▓,元气森林仅气泡水一款产品,就孵化出了20多种不同的口味,就是为了不断给用户带来新鲜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强小明则透露,鲨鱼菲特从推出第一款产品后就不停地在迭代。早期消费人群不多时,一款产品可以引领所有消费者的消费习惯。但随着消费人群的扩大,针对多元人群,鲨鱼菲特开始有针对》性地推出不同的产品,试图形成自己的产品矩阵,“(对产品)始终保持敏锐度和创新,是现阶段◆的挑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产品层面,困扰强小明的另一个挑战是要→“好吃”,提起这个Ψ 话题,强小明用“一把鼻涕,一把泪”来形容这一路探索的不易。“好吃的产品不健康,健康的产品不好吃。”要把不好吃的食物做得好吃,需要“持续性的投入和研发费用,还要多跟消费者互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忆过往经历,强小明称无论是食材选择、工艺方案,还是调味配方,每年都要从这几个维度衍生好多版本,这是一个“解决起来挺麻烦的过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骨感的现实:流量在★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打磨产品是创业的第一步,获客就是艰难的第二步。

                f4bc15bed6298965490f7bfda4fd76d4

                “极致简单、极致方便”是创始人张光明打造ffit8所追求的产品底层逻辑。来源:被访者

                记者初次见到张光明,是在北京东城区歌华大厦的会议室中,这是一座联合办公场所,大开间排列着工位,扁平ξ的管理团队,整体工作氛围类似互联网初创公司,而“ffit8”也是靠线上的互联网平台打造出来的新消费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ffit8创立之初,就瞄准了小米众筹平台,他们看中这个平台的产品背书能力,希望ffit8能够在该平台上线。但“小米众筹要求很严,一般不做食品类,大多是〖科技产品”。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小米众筹意料之中地拒绝了ffit8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张光明很执着,他花费一年的时间跟小米团队进行讨论。为达到标准,在产品设计上也做了很多调整,并不断地向小米团队解释该产品的独特之处。

                双方在之后的多次接触与沟通ξ 中,小米团队的态度一直反反复复,非常“犹豫”。2020年疫情爆发后,公众对健康食物的需求与日俱增,看到这一市场需求变化后,小米团队终于松口了:“好吧,那就试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,ffit8品牌首次在小米众筹平台正式上线,14天内1000万元的销售成绩创造了小米众筹平台的多项纪录,也让ffit8横空出世,打响了品牌声量。小米众筹是ffit8借力的第一个流量场。

                趁热打铁,一个月后,ffit8找到了罗永浩,成为罗永浩的直播选品,借助抖音电商的直播流量迅速成为爆品,这是ffit8押中的第二个流量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罗是一位极』客,科技极客,他不轻易做广告代言。”这是张光明选择罗永浩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ffit8品牌不断的跟知名IP联名,比如超级猩猩、《中国新说唱》《潮流合伙人》等大热IP,不断找到新流量。“在健身房里,超级猩猩是非常酷的品牌,跟这个IP联名就是想打动运动健身的人群。”《潮流合伙人》《中国新说唱》也是同样的逻辑,张光明希望ffit8能够很酷,成为潮流的风向标,“我们选择联名的IP都是能够强化用户认知、创造价值的,这样才能把品牌形︽象建立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为能够获得更多的流量,ffit8在营销方面也☉一直在发力。张光明表示,“品牌发展前期会把一部分毛利及额外的营销费用,用于市场投放,现在获得的融资也有相当一部分是用于市场营销的,这是品牌初创阶段建立品牌形象的重要方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巨头们纷纷进入战场

                字节跳动的入局,就像一剂「强心针,让整个赛道沸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,字节跳动入局鲨鱼菲特,成为其第一大机构股东。

                强小明还记得,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第一次联◥系他,是在2020年9月。当得知字节跳动有投资意向时,他第一时间想的是“他们为什么要投资我们?”

                19ecf29d97c2e117a4f5d24e9e8ea3a7

                鲨鱼菲特公司。来源:被访者

                为弄清楚字节跳动的投资意图,双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投后双方关系是怎样的,流量上是否扶持,是否对别的卐渠道有要求。”当这些信息都了解清楚后,强小明决定接受字节跳动的投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纯财ぷ务性投资,不涉及任何战略性或排他性。”这是字▆节跳动与强小明之间达成的共识。

                双方沟通得很顺畅,在首次接洽后,花了一两个月时间,双方就敲定了投资。除了鲨鱼菲特,据媒体统计,在过去的一年内,字节跳动还投资了多个新消费品牌,包括参半、云鲸、空卡、懒熊火锅、因味茶等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,轻食代餐这个赛道迎来了融资潮。这一年鲨鱼菲特先后完成了四轮融资,而ffit8在2020年7月到11月,三个月内便获得了两轮单笔达数千万元的融╲资。头部品牌√超级零、若饭、王饱饱、Smeal等在2020年也都先后完成了至少一轮融资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一年,泡泡玛特、完美日记先后上市,元气森林估值大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2020年是消费品投资大年,很多头部品牌的上市拉动了投资热情。”吴世春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2019年到2020年消费赛道的投资增长趋势是“很陡峭的”。“我们原来只〒投资几百万元,现在可能投三个品牌下来,就一共投了几千万元”。甚至因为赛道过热,有很多好的消费品牌“抢都抢不进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创业者,资本也看好这个赛道的长期价值。根据欧睿国际报告显示,代餐产品在欧美渗透率高达90%,而国内的渗透率仅为40%。

                “Z世代已经崛起,这批消费者对于中国品牌非常认可。”在吴世春眼里,如果对比国外轻食代餐赛道的巨头汤臣倍健、康宝莱等,国内新品牌才刚刚建立,还有很大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前Z世代用户群体已超3亿人,“不要把它(轻食代餐赛道)想小了。”吴世春以每年每人花费300元~500元为标准计算,未来也有望成为超1000亿元规模的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  按照欧睿国际统计数据,2017年全球代餐市场达到661.6亿美元。其中,中国市场达到571.7亿元,预计2022年中国代餐市场会达到1200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  近两年,蒙牛、伊利、娃哈哈、旺旺、中粮、香飘飘、南▽方黑芝麻、百事等一线消费企业相继推出了代餐产品,试图挖掘潜力巨大的轻食代餐市场。就连主营业务为零食的良品铺子也推出了“良品飞扬”蛋白代餐奶昔。

                崛起背后的时代机遇

                今日轻食代餐赛道的火热,让早期的创业者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要知道,在2017年时,这个赛道还是另一番景象,是不折不扣的“冷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最早创业时,大家都看不懂,鸡胸肉是什么产品?口感会好吗?有未来吗?轻食是不是伪概念?”在创业之初,强小明听到过太多类似的争议。

                华创资本投资人魏绪对这个赛道的变化也有着深刻的体会,因为关注消费赛道,魏绪笑称自己,在2017年时是一个“边缘投资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2017年开始看新消费品牌,当时的感受很深。当一群投资人朋友出去吃饭时,大卐家聊的都是互联网,我说自己投了什么项目,大家一听都说:我』们公司不看这个赛道,这就很尴△尬。”魏绪对《中国企业家》回忆道。

                4ee996cdc3eb052d175e217743a68070 

                魏绪。来源:被访者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2月,华创资本参与了超级零Pre-A轮融资,到了2019年至2020年,魏绪发现这个赛道突然有主流化趋势,甚至很多项目都抢不到了。“我们之前投的时候,非常保守,现在回过头来看,很多都已经超预期了,整个行业也都超预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早年曾留学海外的魏绪,在国外接触过太多零糖低卡的产品。但她回国后◤发现,这个赛道在国内是相对空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超级零是比较▂早探索这个赛道的企业,无意间看过超级零公众号内容的魏绪一下子就关注到了这家企业,“投一些创新的,能够在现有产品上更好的︾去满足大家需求的东西。”这是魏绪的消费投资偏好,超级零希望提供科学的代餐食品,并研发适合国人的创新断糖产品以改善生活,这也是魏绪最为看重的一点】。

                近两年,轻食代餐赛道的新品牌迅速崛起,也存在时代机遇。在魏绪看来,2017年到2018年时,新消费之所以不是风投机构的typical deal(典型交易),是因为在⊙过去,消费品行业进入的门槛非常高,不是拿钱就能做好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“物流、仓储、电商、供应链”等基础设施的完备,让々消费赛道的门槛逐渐降低;新兴互联网内容平台的兴起,也大大降低了获取流量的成本,这让很多创业者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去创业。同时,也给了很多新品牌前期试错的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赛道未来的发展前景会如何?魏绪毫不避讳的说,“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,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什么,没人知道,大家还在不断的尝试,未来不排除行业也会◥出现泡沫。”但她坚信这个赛道一定会留下一些好的产品和品牌,并成为消费者生活的一部分,这是不可逆的趋势。

                灵魂拷问:吃了真能瘦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轻食代餐产品,吃了真的能瘦吗?”很多消费者有这样的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关于产品的定位,轻食代餐品牌的创业者们,更愿意将自己的产品定位为健康食品,而非“瘦身”产品。

                张光明形容ffit8蛋白棒产品的核心功能是补充蛋白质、解决【饱腹感、降低食欲、减少食物热量的摄入。他称,这与以往喝减肥▓茶通过排泄、节食减肥大相径庭,是在增加用户营养的基础上,健康的“帮用户管理热量,用蛋白棒替代一顿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轻食代餐产品对“瘦身”是否有效,正如某位投资人所言,“很多人无法坚持去健身房,不会说健身没效果,只会说自己没坚持。代餐也是,不会有人觉得代餐没有效果,只会说我没坚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就像李艾一样,她喝过代餐粉后真的瘦了5公斤,但最终反弹的原因是她无法坚持喝下去。李艾在吃代餐的那段时间内,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↑,减少食物摄入量,最终成功︼瘦下来,但这是代餐的功劳?还是李艾控制饮食的功劳?其实也很难说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这个问题,强小明认为,健康食品和瘦身食品不是一个割裂的关系,反而是一种模糊的关系。“轻食代餐是泛健康的标签,是大家对于健康生活的向往。”有一部分人吃轻食代餐是为了瘦身减脂,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想吃得健康一点,“低卡低油低盐”已经是很多人在追求的更高生活品质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作为健康食品,轻食代餐这个近两年才火起来的新赛道,目前还没有出台任何食品标准。究竟什么样的产品才是值得消费者信赖的√轻食代餐产品,行业也没有相关法律标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行业没有标准,确实会引发市场乱象。”据强小明观察发现,如今是每个企业根据自己的标准在定义产品,“甚至我看到很多竞争对手,在获取我们的食品标签后,声称其产品成分含量跟我们是一样,但其实只是虚标成分而已,产品里根本没有,但他们的∴价格会卖得更加便宜,而类似事情时有发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光明也表示◢,市面上有很多由代工厂“贴牌”生产出来的⌒ 蛋白棒,产品成分不明确,贴个标签就拿出去卖了。“虽然大家看着都一样,但产品质量和食材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诚如张光明所言,“这个赛道仍处于初级阶段,大家都在教育市场。”所以,统一的行业标准还需要时间去逐步改进。同时,轻食代餐☆还没有出现一款产品像“元气森林的无糖气泡水那样,成为引领新消费行业的大╳爆款”,而轻食代餐的市场,距离行业大爆发还为时尚早。至于整个行业未来的走向,只能交卐给时间来解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文中李艾为化ξ名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值班编辑:周春林  审校:陈睿雅  制作:崔允琰

              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